缅甸维加斯国际·先进设备·智慧医疗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9-29 10:35   5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辛建文,1991年毕业于包头医学院。现任市传染病医院副院长,市医院感染科主任。自治区医师学会结核病学分会第一届副主任委员、自治区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第七届常务委员、内蒙古医院协会传染病医院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亚太肝病诊疗技术联盟内蒙古自治区联盟副理事长。曾获市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市优秀科普工作者荣誉称号;2017、2018年度全国肝胆病公益之星荣誉称号;2018年中国医师节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好医生;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抗击“非典”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

关键词:医疗

辛建文(左)

 

  从早期群众看病的“老三样”——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到如今的B超、CT、核磁共振;从背着药箱走街穿巷的“赤脚医生”,到互联网医院专家远程问诊;从条件简陋的乡村诊所,到现代化的“超级医院”;从“小病拖、大病扛”到预防保健治未病……新中国成立70年,我市医疗条件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巴彦淖尔市传染病医院副院长辛建文深刻体会到,各大医院的医疗环境更加优化,医疗设备越发高、精、尖,让医生诊疗如虎添翼,带给群众的不仅是看病就医的便捷,还有健康的保障。

 

先进的诊疗设备

 

赤脚医生·“老三样”

  从医后,辛建文常听父母讲过去看病就医的窘况,与现在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父母常常嘱咐他要做一名好医生。

  辛建文的父辈生活在磴口县四坝乡。那时,医疗条件落后,药品按计划分配,以致寻常流感都可能要人命。上世纪六十年代,乡里的卫生室设施简陋、医疗器具短缺、从医人员少,这是普遍现象。医生是下乡知青,经过简单的培训就上岗了。看病常用“望闻问切”,最核心的装备就是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计,俗称“老三样”。缺医少药的年代,卫生室只能治疗寻常病,如拉肚子、头疼脑热,输液用的注射瓶反复使用。

  “人们常说过去‘妇女怀孕生小孩,就像一只脚踏入鬼门关’,这一点儿也不假,因为当时的环境、消毒等条件确实很差。”辛建文说,他听母亲讲,过去乡里妇女生孩子大多不去医院,找个产婆在家就生了,有的甚至生产前一天还在地里干活儿。母子是否平安全凭产婆的经验和产妇的运气。一盆热水、一把剪刀就是接生工具,用剪刀剪脐带时,只在炭火上烧一下就相当于消毒了。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乡里有了赤脚医生,农忙时务农、农闲时行医,成了当时农民基本医疗保障的坚实屏障。尽管磴口县里有医院,但人们的就医习惯是“小病拖、大病扛”,不到万不得已不进医院。真有了大病,也受制于有限的医疗条件,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辛建文记得,1979年,他的爷爷劳作时感觉肚子疼、呕吐不止,起初没当回事,持续了数天之后才到卫生室看病。医护人员只能凭借“临床经验”,通过灌肠、输液等方式给他的爷爷治肚疼,但终究没能治好。“其实我爷爷是得了肠梗阻,只可惜当时没有诊断设备,也没有专业医护人员,如果换了现在……”辛建文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那时人们对长寿的向往,如今这已成为寻常。”

 

救援直升机

 

医院大楼·先进设备

  “现在,各大医院的医疗环境优化,医疗设备高、精、尖,开始向智能化、专业化转变,让医生诊疗如虎添翼,带给群众的也不仅是看病就医的便捷,还有健康的保障。”辛建文感慨道。

  1991年,从包头医学院毕业的辛建文一直从事传染病专业,1998年至1999年先后在解放军302医院、北京结核病胸部肿瘤医院进修深造。他回忆,那会儿的医疗条件比起父辈那会儿有了极大改善,不过,医院只是一座小单体楼,所有科室连在一起;病房的环境则是极简化——几张病床,外加一个热水瓶,一间病房要供3~6名病人和陪护家属使用;病人输氧用的是体积巨大的氧气瓶,病房里没有卫生间。进入新世纪,尤其是“非典”以后,我市的医疗卫生事业有了一次大飞跃。

  “非典”时期,辛建文主动请缨,成为我市第一个进入“非典”病区的值班医生和科主任,当年获国家科协全国抗击“非典”科技工作者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那时医院仅有一台老旧呼吸机,非常抢手,人们意识到,需要不断加强医疗设备的更新和完善才能满足急危重症和突发事件的医疗需求。看看现在,我市各大医院高楼拔地而起,国际先进医疗设备相继引进,科室分科更加精细、医院管理也更加专业。作为医生,我们的职责除了治疗患者的病痛,还要从心理上进行人文关怀,让医院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让群众更愿意在家门口寻医问药。”辛建文说。

 

健身人群

 

全民医保·智慧医疗

  每天早晨6点半,辛建文都会准时在微信公众号“巴市感染”上推送各类传染性疾病的前沿专业知识、健康保健知识以及倡导人们养成科学、文明、和谐的生活方式的文章。这件事他已经坚持做了5年,发布了近7000条信息,粉丝有近4000人,年点击量达30余万。工作闲暇,他便打开“好大夫在线”“肝胆相照”等几个公共医疗服务平台,在线解答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咨询,目前“好大夫在线”点击量已超过144万。

  “分级诊疗制度的实施,有效解决了医疗资源的科学分配难题,真正发挥出大医院解决疑难杂症,基层卫生院解决常见病、慢性病的就诊需要。”辛建文说,“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及运用,更为分级诊疗提供了技术支撑。你看,以前排队挂号、排队看病,现在,在‘互联网+医疗’的助力下,老百姓能享受到专家远程会诊,还可以预约家庭医生,用一部手机就能够完成医院从挂号缴费、信息查询到在线支付全过程,还能预约诊疗。”

  辛建文认为,医疗保障全覆盖、取消药品加成等一系列举措的推出,为降低药价、减轻群众看病负担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然,最重要的是人们健康保健意识的提高。“骑行、跑步、健步走、踢毽子等人群随处可见,全民运动氛围越来越浓,人们更注重追求生活质量、关注健康安全。”说起这些变化,辛建文十分欣喜。

  从医28年,辛建文感受着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也一直致力于传染病事业的钻研和追求。“从传统的天花、鼠疫、霍乱到艾滋病、‘非典’、埃博拉、人感染H7N9禽流感,新发传染病的不断涌现,促使我们不断提高传染病的诊断方法、治疗手段、防治理念。目前很多传染病已得到有效控制,发病率逐年降低,但消灭病毒性肝炎、艾滋病,我们还需要更加努力。当然,这需要全社会提高防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