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医药企业宣布裁撤37%员工,解聘CEO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05 15:38   6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医药网5月29日讯 一家研究乙肝疫苗和免疫类药物的公司宣布裁员37%,并解聘首席执行官。
 
  ▍一家药企,宣布裁人38%,解聘CEO
 
  近日,一家研发乙肝疫苗和免疫类药物的公司Dynavax宣布退出免疫肿瘤产品线研发,裁员82人,占目前公司员工总数的37%,并解聘首席执行官。
 
 
  据行业媒体FierceBiotech报道,这些举措将在商业化阶段创建一个更加精简的发展模式,更好的专注于销售公司的明星产品乙型肝炎疫苗HEPLISAV-B。
 
  此次裁员将使Dynavax的裁员成本增加约550万美元,但该公司预计从长远来看会节省资金。
 
  Dynavax估计裁员后每年可节省1600万美元。Dynavax退出肿瘤研发的决定,预计每季度可削减高达800万美元的成本。这些节省的资金将帮助Dynavax推进HEPLISAV-B的销售,去年的净销售额达680万美元——仍有空间改善其销售表现。
 
  据了解,为了应对HEPLISAV-B屡次申请FDA遭拒的情况,公司此前已经解雇了超过38%的员工,并将重点业务转向免疫肿瘤学。但就目前来看,这些计划的工作将全部停止,参与研究和临床开发的相关人员将面临失业。
 
  如今,Dynavax正在有效地撤销其先前的免疫肿瘤学投入,并再次将HEPLISAV-B置于其计划的核心。
 
  据悉,Eddie Gray于2013年加入Dynavax担任首席执行官,他认为现在是离职的“最佳时机”。 Dynavax的董事会已经任命David Novack和Ryan Spencer(分别是运营高级副总裁和商业高级副总裁)担任临时联合总裁职位,领导公司,同时寻找新的首席执行官。
 
  ▍药企瘦身,一直以来的趋势
 
  正如此前医药营销专家史立臣曾分析的一样,目前,全球医药行业都处于快速的转型期,很多药企的大批专利药到期,鼎盛时代终结,全球进入仿制药竞争的高峰期,为了应对新的竞争环境,药企都纷纷调整战略,剥离主营业务,强化主营业务。
 
  确实,药企的瘦身运动从前几年一直延伸到今年。
 
  4月18日,葛兰素史克宣布,将在其位于英国斯蒂夫尼奇工厂裁掉少量研发人员,作为其药物开发业务全面整改的一部分。
 
  对此,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表示,“GSK过去的发展业务范围过于宽泛,现在公司战略重点将放在呼吸系统疾病、艾滋病、传染病以及免疫炎症性疾病等领域,以推动2020年之后的下一阶段增长。”
 
  4月初,外媒报道称艾伯维将从位于旧金山的Stemcentrx部门裁掉178个工作岗位。Stemcentrx裁员于4月5日开始。这178个职位被归为“永久性裁员”,该公司原先拥有240名员工,这意味着,近74%的员工都会被裁掉。
 
  除了GSK和艾伯维外,阿斯利康也宣布了类似举动。阿斯利康宣布将削减其在英国麦克尔斯菲尔德的工厂人员配置,裁掉近100个工作岗位。英国GMB工会联盟宣布,裁员将在2020年之前完成。
 
  同样的行动不仅发生在大型跨国药企中,中小型药企也在通过裁员来瘦身。去年10月,美国上市药企,Momenta Pharmaceuticals宣布开始重组,同时裁员50%约110名员工。其中包括COO、CFO、首席科学官等一批公司高管。
 
  事实上,新药的研发费用越来越高,专利药也一批批到期,药企必然要进行组织框架调整和业务调整来维持自己的高盈利水平,裁员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
 
  此外,裁员也并非世界末日,这只是医药行业内正常的人才流动,比如阿斯利康面对外界的质疑时曾表示,此次裁员的规模并不大,裁员的同时还会新增岗位。
 
  ▍4+7,国内的震荡仍然存在
 
  如果说对国外来说,创新药的专利到期使药企为了减少成本,不得不进行业务调整,剥离非核心业务,那么在国内,外资药企和民营药企也在调整架构,这势必会带来一定程度上的人员变化。
 
  此前,有消息称,外资药企赛诺菲“4+7”带量采购品种波立维和安博维合并成一个产品管线,克赛和诺维乐也已经合并。
 
  此外,辉瑞将其刚刚成立的成熟产品事业部从公司独立,归属于辉瑞普强。据了解,辉瑞普强包括了很多过了专利期的原研药,比如立普妥、络活喜、西乐葆这样的老产品,也包括像乐瑞卡这样治疗带状疱疹的较新的产品。
 
  4+7使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专利悬崖终于到来,这会倒逼企业进行内部的变革:舍弃边缘部门,发展核心业务,加大引进创新药。
 
  曾有专家对赛柏蓝表示:如果在带量采购和一致性评价的背景下,当利润不足以支撑外资企业继续做这个成熟产品时,他们会调整结构,放弃或者干脆交给别人来做。
 
  比如4月23日,礼来发布消息,宣布与中国医药公司亿腾医药签署协议,向其出售旗下抗生素产品希刻劳和稳可信在中国大陆的权利,以及位于苏州的希刻劳生产工厂。
 
  与此同时,4+7的出现,压缩了药品进入医院的销售成本;此外,多家国内药企也因为销售费用过高而被上交所问询,合规成本越来越高。
 
  因此,国内药企也在做出改变,有消息显示,日前,某知名国内企业发布通知,全国只保留100余家财务合规代理商,其余停止发货,赛柏蓝获悉,这家药企代理部已经解散。
 
  但这也不必恐慌,曾有上市公司高管对赛柏蓝表示:4+7会促使企业开发新的业务,此时人员配备非常重要,企业会有相应的结构调整,裁一部分人,再进一部分人。
 
  况且,赛柏蓝发现,多家上市药企都在大量招聘医药代表,这个职业仍然保持着生命力,此时,药代们只要修炼好自身,跟上企业的用人需求,依旧会立在就业市场保持强劲的竞争力。